關於部落格
美味人生
  • 12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看守道口遇事

   辦公室的樓下,是壹有人看守的鐵路道口。每天從早到晚,熙來往嚷的車流、人流川流不息。尤其是上下班高峰的時候,更是人潮勇動。
  當道口的報警鈴聲響起時,道口兩邊的鐵護欄就徐徐地相互關上。此時,再急於行駛的大小車輛和匆匆的行人,也要無奈地停下來,翹首盼望著鐵路的列車快些通過。這時,道口兩側的人、車就會不規則地自然排成幾對。後面的行人,就會繞過大小車輛,走在護欄前,不耐煩地順著鐵路沿線,左右觀望著;有的汽車司機,從駕駛倉伸出半個頭來看看,又也焦躁地縮回那半個頭,習慣性地按壹下車喇叭,就把頭靠在後座椅上,或是看似默默地吸著手裏的香煙。
  有時,總能看到這個老嫗,推著她的有些殘破的兒童車,在公路的壹旁也靜靜等待著。當列車通過後,大小車輛和行人都行過了道口,她才起身推著她的童車,向道口走去。道口的鐵軌與路基石間,有十公分凹陷槽。她推不過去,時常有行路的人,幫她推過道口。這時,她彎曲著九十度的腰身,把頭偏向壹旁,仰著滿臉堆著歉意的微笑,沖著那人不忘說聲感謝的話。也時常她推著童車過不去道口,就拘僂著腰身,走到童車前,雖然動作有些遲緩,但看得出,她是在過道口的時候,很是著急。她拿起童車裏,壹根事先拴好的短繩頭。把童車往前拽。
  不難看出,她的這個童車,也是經歷過歲月風霜的洗禮。殘破的車鬥,用包裝繩捆邦著,童車的四個輪子,後面那個有些歪斜,都不在壹條直線上。車裏整齊地擺放著大小均勻的壹捆捆韭菜、菠菜。看似很清爽幹凈的青菜,上面用塑料薄膜覆蓋著。她說眼睛不好了,識不準稱了,蹲在市場壹隅,這洋也好賣。把車裏的菜賣完,她就檢市場裏被人扔的礦泉水瓶、紙包裝盒等。
  看守道口的人說,她老伴早已駕鶴西去。她唯壹的兒子,也在壹次煤礦事故中喪生。不到三年兒媳領著孫子也改嫁了。漸漸地她的腰身也彎成了九十度,走路只能看著眼前的地。與人說話也只能歪著頭,仰著臉。雖然拘僂著腰身,仰著微笑的臉,也不乏透出精神傑鑠。
  那天,下午下班的時候,我幫她把童車推過道口。她童車裏裝滿廢品上面,還有幾捆韭菜。我忍不住的問:
  “沒賣完”?
  “不是”。她的腰前傾著,頭歪向我,還是壹臉的微笑,先是向我道了謝。看的出,她掩飾不住什麼喜悅在心裏,她渾濁灰暗的兩眼放著異洋的光。“明天是星期天,我孫子明天來看我,這韭菜是我舍不得賣了,我給他用韭菜包餃子,圖個久久平安哩。”
  我真為她高興,心裏不免也有些苦澀。
  在我剛要起身離去的時候,她輕輕地拽了我壹下,歉意的表情透出幾分嚴肅。
  “電視上說四川又地震了”。也許是我穿著制服,知道我是在這兒上班。她不由自主地往辦公樓看了壹眼。“妳們單位捐款了嗎?妳幫我捐二百元錢行嗎”?
  她說著,從兜裏掏出壹個塑料袋,在我面前打開。拿出只有兩張壹百元錢,又把零錢再包好。
  我很是驚愕她的舉動,壹種由衷的敬佩在心裏滋生。“單位還沒有號召那,妳自己留著用吧’。
  “上回四川地震,我是在地區捐的,這次,他們也說沒號召”。她看著我,有些遺憾地說。
  她再壹次向我感謝幫她推過了道口的車。慢慢地推著童車,在公路的道邊向家走去。
  我站在壹旁,壹股由生的苦澀,再次在嗓子裏勇動,凝望著她前傾的背影,忽然,感覺她的腰身挺的是那洋直。
回忆 活出自我 五月 誰のを待つ 青春的風箏 期戀雨 等你 癡迷的風景 邀月飲む 暖かい心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