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美味人生
  • 12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未曾見到鵝黃的葉片

   1
未曾見到鵝黃的葉片,秋已經瑟瑟抖事而來,蓬勃的綠好似有了某種預感,驚厥即將敗落的跡象拼了命的搖曳,只爭捻秋不去的最後時刻。
秋的心思不再火銅,大概從果子泛青錘煉成金黃而落進錦囊那刻,秋已經弱不禁風了,風搖葉,莖隨風紛紛零落,失離,鬧騰,枯寂,敗象,不忍看,看了且疼,疼中入殤。
於是,每個靈魂深處都有寂寥的真面目突突的狂笑,虐了心又喋喋的肆意驍勇,幾分西線戰事欲與天公傲視。
其實,署路寒往至秋或者念冬乃必然的風起雲落。
秋娥水袖雲杉怎可擺渡這一世的疼痛,獨抱琵琶訴秋殤。
金穗飽囊只剩秋葉亂舞,她被俘秋彤的幻象,沉沉的眼壓不過去,這般的秋痕。
  2
  昨夜風蕭雨簾。
李玉剛的曲子《葬心》由手機播放出來,音質尚能入耳,只是習慣聽音響的立體聲播放,深沉凝重的音樂迴繞擊打內心的苔蒼軒轅,鐘鼓擂陣,而手機音樂傳遞給我的亦如這般的秋吟雁鳴,孤影成殤而淡遠。
風莎莎作怪,有雨點抨擊的聲音,問葉,葉不答,依舊蔥蘢,它對自己的即將墜落渾然不知,執意疏狂而紈絝。
  幾分的癡呆了不是?
它又怎計算得空空幾日的嘩笑嫣然,笙簫縱雲翼的徜徉。
由於突然的停電夜更加的肅穆,沉靜,任秋風佔據,黑幕纏繞的房間瞬間失去巨大的聲息蠶動,抖動不安的身體慾望蟄伏。
四處皆黑洞似的人間地獄,身心深呼吸後覺知無處可逃。
  如此一個秋夜,讓我極度驚悚!
  3
秋夕,不知老去的是一番敗絮,還是一抹心事付諸秋的蒼老倦怠?
秋意如荒野,一片片蒼黃的葉子從樹上打幾個轉轉,動作遲緩,古樸,蒼老,也許是無力經受風的襲擾,仍不肯離開樹?
不經意間難捱了天空的陰霾,想想這悲涼的秋歌唱的淒絕,剛剛還是七月鬧荷接即而來的秋至,怕是心上藏不住蔥茂的嫩脆擁擠,真真的幾分稀落。
是不是內心深處所藏的影子,隨秋葉落下而消失隱匿?
多少個夜晚對窗而立,頓覺影子的離去是我的輕紗沒能羅連那個影子的千愁萬緒?
  無我思故我,有我故思我。
  一個肅靜下鑄殤的秋。
既然花葉離莖是宿命,那麼糾結也一定是秋的內核,你看那不肯落下的葉子依舊執念,依附支撐它的大樹深深的牽念,深深的相擁而呼吸。
但,秋告訴它們:那就等來年吧。
  秋是下一個相擁的等待。
分離後的等待,如然,淒迷,纏綿,又夾帶一絲的希望。
  4
  記得爸爸寫過一首詩《秋思》。
那首詩是爸爸寫給除了母親以外另一個女人的,起初沒看懂爸爸寫詩的意思,後來母親竟然給我說你爸爸個老不死的,年紀一大把了還寫那些臭玩意送女人。
母親說的那個“她”是母親所熟悉的。
  那個女子經常來我家。
那個女子第一次和我說話時說了這樣一句話:“孩子,我們都是秋後的螞蚱,蹦躂不幾天了,所以能彌補失去的還是要盡力彌補的好。”
難怪爸爸寫的那首詩《秋思》寫的那麼哀婉,悲切。
爸爸的愛情怕在秋天后就夭折了,從此不見。
那個女子無意,卻給了我一場驚天動地的“秋殤之戀”。
佩服爸爸坦誠的告訴母親這樣的故事:把他一段年輕的戀情搬到老年來修補,年輕時由於政治歷史原因沒有機會享受真正的愛情,再次相逢別有洞天卻嘆天地悠悠誰敢與君絕,可人已老矣!
母親很平和且淡淡的說爸爸和那女子只是追思文字上的情愛,生活上各自很嚴肅,誰也沒有超越常規的。
  一場細雨,一片秋涼,皆是殤。To start again from the beginning Miss hit Heart remote from the side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status of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Leave a good name throughout the ages The Malaysia Tribunal Happiness from my own and lose Farewell, my Zhang Qingmei A country road Confidence guarantee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